查看内容

彩客彩票客户端:汶川地震”可乐男孩”:仍爱喝可

汶川地震中,一句率真的“叔叔,记住我的可乐”给悲痛的中国带来了一丝丝欢乐,当事人薛枭也被唤作“可乐男孩”。10年来,人们对“可乐男孩”的关注从未间断。如今,当年的“可乐男孩”在做什么?

  3月底的一天,可口可乐成都分公司门口,濛濛细雨中从车上下来一个右臂衣袖空荡的男子,和门卫微笑着打了声招呼,走入办公楼。

  汶川地震中,因一句“叔叔,记住我的可乐”而出名的男孩薛枭。视频:南都记者 何玉帅

  2013年从上海财经大学毕业之后,薛枭就在可口可乐成都分公司安定下来。每天8点半从家到公司两点一线的生活,已持续了近5年。他负责的是可口可乐世界·成都博物馆的运营。看起来有些平淡的日子,对他来说却充满了乐趣。连着可口可乐生产线的博物馆每年都会吸引到许多参观者,接待游客让薛枭有了很多和人接触的机会,“整体来说比较喜欢”。

  4月22日“世界地球日”,薛枭所在部门策划了一场公益活动。这天,他和同事们去动物基地踩点谈合作。回到办公室,他顺手拿起一瓶冰冻可乐,牙齿轻咬瓶盖,左臂微转,可乐瓶口冒出一丝冷气。

  “咕咚——”,一大口可乐似乎消除了一上午的劳累。

  可乐是玩笑也是约定

  “为什么喜欢喝可乐”大概成了薛枭面对媒体时的必答题。提及10年前的地震,薛枭再次讲述起他被压在废墟下等待救援的经历。

  当时,他被埋在废墟下80多个小时,是当时发现的几名幸存者中最后一个被救出来的。救援中,由于右臂被压且薛枭被埋时间长,救援人员边施救边和他聊天,防止他睡着。

  “你出来以后想干嘛?”当时,救援队员用生的希望来激励又累又困的薛枭。废墟下的闷热让薛枭想喝冰镇饮料,回忆起从前打篮球结束后的冰冻可乐的沁凉,他的第一反应就是喝一瓶冰冻可乐。

  “对(救援队员)叔叔讲了后,叔叔答应给我买一瓶冰冻可乐。”薛枭的脸上露出一抹微笑,再次陷入回忆。得到救援人员的承诺之后,薛枭觉得有些不妥。“人家给我买东西,我不可能不给人家买东西。”考虑了片刻,他对着救援队员说:“那我出去以后给你买雪糕。”

  两人就这样达成了约定。之后又是一段漫长的救援,但这个约定却成了支撑薛枭的一个重要支柱。

  从废墟下被救出来的那一刻,那个约定在他脑海里回荡,于是便有了那句“叔叔我要喝可乐”的名句。有人说,他的这句话“给悲伤的中国带来了一丝微笑”。大家被逗笑的那一刻,救援队员叔叔也回应了薛枭:“记住我的雪糕。”

  一年后,薛枭和当时救他的叔叔完成了这个约定。

  希望自己首先是薛枭”

  地震后,薛枭一度对“可乐男孩”这个称谓有点排斥。

  因为出来要喝可乐就成了“可乐男孩”,他有点不明所以。因为这个称号,来采访他的媒体也很多,最多时一天有30多家,“问题百分之八九十都是一样的”。

  被称为“可乐男孩”,薛枭一开始并不接受。

  2008年5月底,薛枭的身体逐渐恢复,同外界的接触多了起来。他这才明白,原来“可乐男孩”不仅是指那个要可乐喝的男孩,还代表着“可以乐观”的男孩,代表着一种乐观向上的生活态度,可以说其实传递的是一种精神。于是他开始慢慢接受这个称谓。

  但接受和喜欢并不是一回事。

  “后来我走在大街上,就有人认出我:这不是那个‘可乐男孩’吗?来合张影呗!”薛枭说起“成名”后的种种,面露苦笑。向往洒脱生活的他,觉得似乎一切都被放大呈现在别人面前。“其实我更愿意我走出去的时候,人家叫我薛枭,而不是叫我‘可乐男孩’”,他说。

  从大学毕业对社会还很懵懂,到如今在公司独当一面,薛枭一直在努力地证明自己的价值。他希望大家通过他的努力认识他,然后才知道他原来是“可乐男孩”。从薛枭到“可乐男孩”,在他看来,才应该是正确的“成名方式”。

  大学毕业选择回到四川

  2009年,根据教育部关于抗震救灾优秀少年保送上大学的政策,薛枭被保送到上海财经大学。回忆起当年入学的情形,他坦言,“其实也没多激动,可能激动的是第一次到上海来。”对他来讲,没参加高考是人生的一个遗憾。高考那天,他专门赶到考场,给自己的“好哥们”加油。“其实那天刚好是我爷爷的生日”,在绵竹和哥们儿参加考试的德阳之间往返,反倒成了他对高考最深的记忆。

  大学的生活与薛枭预想的没有太大差别。认真学习、打打篮球,和寻常大学生一样,他过着简单而无忧的生活。他还经常利用周末到博物馆参观,一个偶然机会下,他参与了可口可乐公司的公益活动。“(地震后)在医院接触过一些志愿者,得到了很多帮助,也想着自己以后可以对社会有点回馈。”当时可口可乐公司的公益平台让他看到了这样的机会,于是他进入可口可乐上海公司实习。2013年5月,即将毕业的薛枭向公司提出申请,希望回成都工作。

  和可乐有缘的薛枭,大学毕业后进入可口可乐公司。

  在四川生活多年的薛枭对于上海的快节奏深感不适应,连交朋友都觉得不如在成都自在。薛枭笑称,上海的饮食也不大符合自己的口味,“炒个回锅肉都是甜的”。他想离家近一点,想找个更适合自己的地方。在经过慎重考虑之后,毕业后,他选择离开上海回到成都,回到这个生活节奏和生活气息都更加适合自己的地方。

  如今,他在可乐可乐成都博物馆工作。

  刚到可口可乐成都分公司时,他对业务不了解。进入公司后,跟其他人去做公益活动,慢慢开始上手。“这是一个愿意等你成长的地方”,一次次的活动给了薛枭成长的机会,他逐渐开始独立接手一些重要的项目。随着时间的推移和经验的累积,他成长为可以独当一面的角色。

  现如今薛枭负责的博物馆的工作正合他心意,同事之间的氛围不错,他既能享受与人交流的快乐,还可以积累很多人脉,“我可能近期还是会在这里(成都)发展”,他一边说一边喝了口可乐。

  渴望找个合适的新女友

  过去10年,薛枭完成了从学生到社会人的身份转变,但乐观积极的心态却从没变过。

  “他基本上都没怎么让我们操心过,好像什么事情都可以自己解决。”谈起儿子,薛枭的妈妈谭忠燕有些自豪。薛枭父母目前都在四川绵竹市汉旺镇打工,薛枭一般在节假日才回家,每次都是报喜不报忧。在妈妈眼中,儿子总是笑嘻嘻的,似乎没有什么事可以让他烦恼。

  生活中的薛枭很幽默,面对来采访的媒体抛出的雷同问题,“我应该录个音,放给你们听”,说完自己哈哈大笑起来。

  也有自己的困扰,微胖的身材、升职加薪,他和其他人一样,过着简单而繁琐的生活。按照他自己的话来说,“毕竟那么大的灾难也经历了,所以这10年里遇到的一些小困难、小摩擦什么的,一晃也就过去了。”

  地震带走了初恋女友,乐观的薛枭想再找一个合适的女朋友。

  2008年的那场地震带走了薛枭的初恋女友,时至今日,薛枭还没新女友。曾有媒体以“未走出悲伤”来描述薛枭之后没有找女朋友的理由,他倒是十分坦诚:“其实是因为找不到合适的。”

  时间渐渐冲淡了伤痛,薛枭已28岁,到了该谈恋爱的年纪,妈妈也不止一次催促他赶快找个女朋友。渐渐地,薛枭上了心,目前已把“找个女朋友”作为自己的近期目标。

  夏天就要到了,薛枭计划着夏天要赶快减肥。简简单单的生活对他来说就是最好的日子,“开心就好”这四个字是他保持乐观的妙计。

  “回想这10年,我觉得就算遇到一些小起伏,还是初心依旧吧,希望自己能保持这种乐观、积极的心态,一直到老去。”薛枭这样总结自己的震后10年。

分享: